EN

ME3與胰腺管癌(擬)

胰腺癌約90%為起源于腺管上皮的導管腺癌(PDAC)。 PDAC是最難治療的癌癥之一。85%的PDAC在確診時已經處于晚期,無法進行手術,只能采取保守的放、化療,中位生存期只有5個月左右;而其余15%的PDAC即使可以進行手術切除,中位生存期也只延長至15個月左右。對于晚期PDAC的藥物治療,經過了從早期的核酸類藥物5-氟脲嘧定,發展到同類藥物吉西他濱單獨治療,吉西他濱聯合其它化療藥物或靶向藥物的歷程。但目前公認的相對效果最好的仍然是吉西他濱。然而只有15%的患者對吉西他濱治療敏感。所以,PDAC的臨床治療仍然缺乏有效的靶向藥物。

SMAD4基因功能的失活被證明是55%PDAC患者發病的原因之一。在10-30%的PDAC患者中,SMAD4基因連同附近的ME2等基因從基因組中消失。ME2隸屬于蘋果酸脫氫酶家族(malic enzyme, ME)。這個代謝酶家族有三個成員ME1、ME2和ME3,都具有將蘋果酸催化成為丙酮酸的能力,但細胞定位和催化底物偏好性略有不同。在各種正常組織細胞中,ME3由于遠遠低于ME1和ME2的表達水平而被認為不發揮功能、不為細胞生長所需要。最新的研究表明,在SMAD4-ME2缺失的PDAC細胞中,ME3被激活來補償ME2基因的缺失。此時ME3基因功能的完整發揮對于PDAC細胞的生長、生存尤為重要。因此,對ME3功能的特異性抑制,比如通過針對其酶活性的抑制劑,可以特異、有效地抑制甚至殺死ME2缺失的PDAC細胞,而對機體的正常細胞無影響。故此,ME3有可能做為藥物靶點來開發針對SMAD4-ME2缺失類PDAC的臨床治療藥物。

中文字幕乱码在线视频